公司新聞 您的位置:首頁 >> 公司新聞

水中“PM2.5”成輿論風口 城市水質指數呼之欲出

  來源:中國環保在線

導語:近日,清華大學環境學院國家環境模擬與汙染控製重點實驗室的課題組,發表的一項關於我國城市自來水**副產物的測試結果引發了關注。近三年中,他們從國內23個省、44個大中小城市和城鎮、共155個點位采集了164個水樣,包括出廠水、用戶龍頭水和水源水。研究中測試了當前已知的全部9種亞硝胺類**副產物,其中亞硝基二甲胺的濃度*高。

近日,一則題為《23省44城市自來水檢出疑似致癌物》的文章在網上引發熱議,一時間“自來水致癌說”甚囂塵上。

文章稱,清華大學環境學院國家環境模擬與汙染控製重點實驗室陳超課題組曆時3年,在國內23個省、44個城市和城鎮、155個點位采集了164個水樣,樣涵蓋水廠出廠水、家庭自來水和水源水。究人員檢測了自來水樣中當前已知的全部9種亞硝胺類**副產物,其中NDMA(亞硝基二甲胺)是亞硝胺類化合物中含量*高的。

流行病學研究表明,亞硝胺與消化道癌症密切相關。而流行病學研究表明,亞硝胺與消化道癌症密切相關,它也被認為“像極了當年空氣汙染中被忽視的PM2.5。”

亞硝胺從何來?

飲用水中的亞硝胺,過去一直被認為是可接受的“**副產物”。**是保證飲用水安全*重要的一步。一直以來,環境學家都認為,與**不充分可能引起的風險相比,**副產物帶來的健康風險小,不能為控製**副產物而犧牲**效果。

飲用水處理,需要使用氯胺二次**,因而會產生亞硝胺的前體物,之後再與二氯胺反應便會形成亞硝胺。“由於亞硝胺前體物難以徹底去除,加上當前**手段有限,很難在實際生產過程中避免亞硝胺的生成。”清華大學環境學院副教授陳超解釋。科學界一直在企圖尋找一種可代替氯的**劑,但至今沒有發現。“你很難再找到一種**劑像氯一樣廉價又相對安全。”同濟大學環境科學與工程學院教授高乃雲說。

和西方主要由**劑產生不同,中國還存在另一個重要原因:飲用水水源汙染加重。陳超團隊的檢測顯示,原水中就已出現較高濃度的有機氮——作為亞硝胺生成前體物,這將導致出廠水亞硝胺濃度的升高。“這主要和大量的工業廢水和生活小狐仙直播平台-小狐仙直播平台下载最新版-小狐仙直播平台破解版安装-小狐仙直播平台安卓-小狐仙直播平台苹果有關,我國的小狐仙直播平台-小狐仙直播平台下载最新版-小狐仙直播平台破解版安装-小狐仙直播平台安卓-小狐仙直播平台苹果處理率比歐美低得多。”陳超說,他們分析了水源中亞硝胺的來源,發現來源中有多種**,包括常見的胃藥雷尼替丁。

“水源保護是我們的瓶頸。”陳超說。不過,研究了幾十年飲用水處理的高乃雲強調,現在的飲用水水質相比過去已有了質的飛躍,“現在水裏能生成**副產物的前體物,已經大大減少。”

亞硝胺到底是否致癌?

與此同時,連日來,調研報告中的一係列數據被陸續公之於眾:

“中國是世界上亞硝胺檢出情況*為多樣的國家,在水中檢測出9種亞硝胺類物質,其中亞硝基二甲胺(NDMA)的濃度*高。”

“中國的出廠水和龍頭水中的亞硝胺檢出情況要比美國嚴重,出廠水和龍頭水中NDMA的平均濃度分別為11和13ng/L(納克每升),水源水中的亞硝胺前體物(母體物質)平均為66ng/L,除了NDMA之外的亞硝胺在中國的檢出率是美國的數十倍。”

對此,多位醫學方麵的學者都有論述:長期攝入不潔,特別是亞硝胺被檢出的飲用水,很可能是促成居民消化道腫瘤高發的重要致病因素。中國醫學科學院基礎醫學研究所教授、中國疾控中心原副主任楊功煥和她的團隊曾用八年時間完成了《淮河流域水環境與消化道腫瘤死亡圖集》,**證實了癌症高發與水汙染的直接關係。

“這可能隻是一種相關性,需要更多的研究證明。”清華大學飲用水安全研究所劉文君教授說,風險評估也是動態變化的。但他承認,低濃度的**副產物風險評估很難進行。“目前沒有這類物質的標準評估程序。”

盡管沒有直接證據表明亞硝胺化合物對人類致癌,但多個流行病學調查資料表明,人類某些癌症,如胃癌、食道癌、肝癌、結腸癌和膀胱癌等可能與亞硝胺有密切關係。其致癌機製研究顯示,亞硝胺可引起食管上皮細胞相關癌基因、抑癌基因發生改變,大大促進癌變。

“動物實驗結果很明確,但人群中數據不足,我們正在做相關實驗。”長期研究**副產物健康影響的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教授魯文清說。因此,亞硝胺化合物是否會讓人類致癌還需要進一步研究。

要過濾但不必過慮

盡管民眾對亞硝胺、NDMA之類化學術語存在不小的認知隔膜,可水中“PM2.5”、“或致癌”等詞眼,依舊引發不少人的憂慮。喝水對人們來說,不可或缺,堪稱“剛需”。若把那些所謂養生文、健康帖中關於食品安全的條條框框熟記於心還不夠,還要小心水中**副產物的危害,的確令人難以接受。

事實上,很多有害物質對人體都會有這樣那樣的危害,但其危害程度是否在人體**、自愈能力調節的範圍之內,與其劑量有關。就拿X射線安檢來說,X射線照射生物體,會直接損傷細胞結構等,聽上去危害堪比生化武器。可其劑量相對於我們日常接收到的自然輻射劑量,或許隻是微乎其微。

亞硝胺也是如此。從媒體報道情況看,亞硝胺在中國出廠水和龍頭水中的檢出率是美國的3.6倍,而西歐國家的飲用水亞硝胺濃度比美國還低,確實堪憂。但還有些參照係:我國出廠水和龍頭水中NDMA的平均濃度分別為11和13ng/L(納克每升),有*高亞硝胺風險的長三角地區,這組數據分別為27和28.5ng/L,與世界衛生組織(WHO)的限製值(100ng/L)仍有距離。按WHO的標準,我國隻有少量水樣超標。而目前大多數學者也認為,中國飲用水中的亞硝胺類物質含量不會影響飲用水安全。

對公眾而言,這些信息無疑是對喝水致癌焦慮的折衝。很多時候,隻要將有害物質劑量、濃度等把控在安全範圍內,也就屬於安全可控的範疇。但這並不意味著,對水中“PM2.5”的檢測無關緊要。

安全感豈能毀於“水中PM2.5”

誠然,與世界衛生組織推薦值100ng/L相比,我國出廠水和龍頭水中NDMA的平均濃度分別為11ng/L和13ng/L,即便亞硝胺風險*高的長三角地區,這組數據也僅為27ng/L和28.5ng/L,相距仍較大。大多數學者也認為,中國飲用水中的亞硝胺類物質含量不會影響飲用水安全。但“亞硝胺或與致癌相關”的風險始終存在,且飲用水是百姓的必需品,一旦出現問題,後果將不堪設想。

在國內,PM2.5的出現就是一大實例。因長期未重視,大範圍的霧霾天持續出現,對個人、社會和國家造成了巨大的負麵影響。此次,亞硝胺被一些人冠以“水中PM2.5”,也道出了兩者的相似之處。慶幸的是,在大規模危害出現之前,我們就主動采取科技手段,及時掌握情況,並具備了處理能力。國內十幾家自來水公司已有專業檢測亞硝胺的設備,清華大學等少數高校和科研院所也已經具備了亞硝胺的檢測能力,就是一大佐證。不過要明確的是,如**放開檢測,這些設備是難以滿足市場需求,並有效化解風險的。

更為值得注意的是,百姓的信任感和安全感建立不易,瓦解卻極為簡單。隱而未覺、覺而未發、發而未改,都可能擊碎它們。

當前,環保部正在計劃發布城市的水質排名。未來,和空氣質量指數對應,城市水質指數也將走進公眾視野。但沒有“水中PM2.5”指標的城市水質指數能否與有PM2.5指標的空氣質量指數一樣發揮作用?這需要科學回答。但對於公眾個體而言,擔憂和質疑的不安全感將會始終存在,這才是*大的問題。